白莳

入了超多坑、杂食(。

【政咕哒】你所给予的奇迹

【政咕哒】你所给予的奇迹


时间在咕哒子打完七个异闻带、最终决战胜利之后。


没有看过2.3的具体剧情。


有虐点,高亮预警。


私设巨多,脑洞产物,有OOC,bug请见谅。


献给最好的政哥哥。


正文↓


00.


那一种功绩,那一种温柔,那一种云淡风轻,明明应当被铭记,应当被传颂,应当成为不朽,刻在整个世界最高最亮的地方。


却被世界遗忘。


01.


藤丸立香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,她的记忆还停留在某一个时刻,铺天盖地的、压抑的、绝望的、一切的一切即将崩溃的、最终的时刻。


虽然一直在做着拯救世界的事,可是她明白,一个人再如何强大也难以对抗整个世界。她可以也愿意成为飞蛾去扑向烈火,成为萤火虫去争辉皓月,成为精卫去对抗大海。


但反抗一整个世界终究不是可以或愿意就能够做到的事,在浓缩一整个世界的伟力面前,她微如尘埃,连蜉蝣也算不上。


绝望吧。放弃吧。毁灭吧。


结束——


剔透的蓝色光芒一瞬间从四面八方亮起,一个巨大的、巍峨的身影带着磅礴的气势显现在灰暗的天空之下,悬浮在炼狱般的世界中央,仿佛是带着希望降临的奇迹。


阿房宫。


或者说,始皇帝嬴政的真正姿态。


然后,视觉上的记忆到此为止,身体上的剧痛和魔力耗尽的疲惫如潮水般涌上来,双腿发软,头脑轰鸣,倒在一个宽大温暖的怀抱,打心底地安心。


记忆的最后,仿佛有一声叹息,带着鸟羽的轻柔,划过心湖。


“一路以来,辛苦你了。”


“接下来,就交给朕吧。”


——朕来替你分担,人类的未来。


02.


再次将未来交给你。


03.

玛修走进藤丸立香的房间的时候,看到的是她呆坐在床边的身影,穿着宽大病号服的少女显得十分清瘦。


“前辈,你已经醒了!”


玛修带着惊喜与激动快步走过去,绕过床边,却看到藤丸立香双目漫无焦点,两行清泪静静淌过脸颊,滴在蓝白相间的病号服上。


玛修一惊,双手急忙搭住藤丸立香的肩膀,“前辈,是不是哪里还不舒服?快躺下!我去叫——”


“玛修,”藤丸立香出声打断,一只手轻轻抓住玛修的衣袖,抬头,直直看进玛修的双眼。带着泪痕的脸,莫名流露出一丝脆弱和恐慌。


“我是不是……忘了什么重要的事?”


很重要、很重要的事。


03.


藤丸立香问遍了所有参与最终决战的英灵,无论是属于泛人类史的,还是属于曾经的异闻带的。


所有英灵都给出了相去不远的答案,是她藤丸立香,耗尽全身魔力,用掉所有令咒,制造了巨大的圣杯,最终凭借圣杯的力量成功讨伐了最后的空想树,完成了最后的剪定。


她又一次成为了拯救世界的英雄。


不是的。藤丸立香对自己说。


我才不是英雄。


明明……明明……


04.


福尔摩斯第一个发现了御主的异常。


逃出迦勒底的颠沛流离,剪定七个异闻带的重压,也不曾摧毁她瘦小的肩膀,也不曾抹去她脸上的笑容。但现在,在这个迦勒底回到正轨、一切都开始向着有序恢复的时候,她却显得异常沉默。


他又想起前一段时间藤丸立香不断追问决战的情形,借口是明明应该显得很生硬、却又合情合理的“我不记得了”。


的确,御主在制造出圣杯之后因为耗尽魔力而晕倒,但是她已经在此之前做好了安排,所以众英灵可以顺利取得胜利。这一场堪称史诗般的浩大决战,理应没有任何疑点。


理应。


御主的记忆出现了偏差。


对于制造圣杯这件事,她没有记忆。


这是最大的疑点。


但也仅此而已了,现阶段找不到其他的线索。


福尔摩斯静静地思索着,并决定先悄悄观察自家御主一段时间,再决定是否直接询问。


05.


迦勒底各科室和仪器的修复进展很快,召唤的术式很快就已经可以正常运转。


贤王caster吉尔伽美什回归迦勒底已经有了一段时间,有一天不知道突然有了什么兴致,一定要去剪除异闻带的流离时期众人乘坐的shadow border看看。作为御主的藤丸立香只能跟从这位令人稍微有些头疼的王。


现在的shadow border被暂时封存,核心的数据储存器已经被移走,但是在车上依然有很多仪器保留着,他们都记录着各种各样的珍贵的异闻带数据。


狭窄又昏暗的走廊中,吉尔伽美什突然站定,开口:“哪里有存放异闻带的记录,带本王去看。”


一路沉默的藤丸立香一惊,猛然回神,她急急忙忙开口道:“请……请跟我来!”话落又疑惑明明迦勒底也有记录,为什么一定要到这里查看。但出于某种敬畏,她没敢问出口。


藤丸立香在前方引着路,脚步不自觉地加快。


后面被引路的吉尔伽美什默不作声,只是加快脚步跟上。他的双眼丝毫没有第一次来到这里的好奇,目视前方,仿佛在寻找着,也仿佛在追寻着。


“等等,”又经过一个岔路口,吉尔伽美什停下脚步,“直接去你之前的房间吧。”坦荡得仿佛说出进女孩子房间的人不是他一样。


藤丸立香转过身,抬头看了吉尔伽美什一眼,又赶紧低下头,最后也没敢问他改变主意的原因,只是默默转了个方向,接着领路。


走到房间门口,藤丸立香打开房门,吉尔伽美什一脚踏进去。


与外界隔离的房间虽然有一段时间没有人居住,但依然一尘不染。狭小的房间里,只有一张简单的床、一张简单的桌子,一把简单的椅子。


吉尔伽美什走到房间的另一边,在银灰色的泛着机质光泽的墙壁面前站定,伸出一只手在墙壁上摸索着,并不时地输入小股魔力。


藤丸立香有些呆愣地看着他进行一些摸不着头脑的操作,疑惑地问出口:“王啊,您这是……”在干什么?


吉尔伽美什没有回答,只是一直重复着手里的操作。

突然,一抹亮蓝色的光闪过,隐隐约约映出一个“符文”,又瞬间隐没。


“就是这个。”吉尔伽美什勾起了唇角,胸有成竹地笑了。


06.


藤丸立香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,她猛地上前,抬手轻抚那一块墙面。


那块墙面在靠近床头的地方,大概是藤丸立香的头正对的高度,这里乍一看平平无奇,光滑冰凉。
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她问。


“注入魔力试试。”吉尔伽美什回答道,并后退几步,站到稍远的位置。


也不知是出于对身为贤王的吉尔伽美什的信任,还是什么更深层次的原因,藤丸立香仿佛发了狠一般直接注入了大量的魔力,亮白色的光芒一瞬间充斥了整个屋子。


又一瞬间被银蓝色的光芒盖过。


那一块墙面显现出一个繁杂的“符文”,在一片蓝光之中也十分清晰,它沉淀着温柔的深蓝色,勾勒着曾经虚无的辉煌。


“秦……”藤丸立香怔怔出声。


声落,仿佛收到指令一般,光芒渐渐回收,凝聚到那一个篆文的“秦”字上。墙面又渐渐泛起“波纹”,一个物品浮了出来。


那是一个做工精致的坠饰,手掌大小,无数的龙盘虬缠绕着,许多对玄鸟的羽翼向天欲展。


那是阿房宫的模型。


坠饰轻轻飘到藤丸立香面前,她伸出双手,颤抖着接住了它。


“陛下……”接触的一瞬间,泪如泉涌。


07.


那不是普通的坠饰,那是凝结了两千年科技的结晶,是名为“秦”的世界的最终的缩影。


带着足以穿透因果律和修正力的力量,在此续接缘和羁绊。


08.


那一天之后,藤丸立香又是那个活泼乐观的藤丸立香了。


她再也不会忘记,此生所拥有的最深的那份羁绊。


那份爱。


09.


拯救世界的功绩终究不会为人所知,但是却可以被世界本身承认。


藤丸立香每天都在祈祷着,向着未知的存在祈祷,带着自己两次,不,一次拯救世界的功绩一起。


现在只有她一个人记得,究竟是谁做到了第二次的拯救世界。


她相信世界也会记得。


她相信着、期待着,奇迹的降临。


10.


“哦呀,朕居然还有再次现世的一天呐。嗯?立香?真是好久不见了。”


藤丸立香扑在他的怀抱中,紧紧抱着,不愿松手。


一声轻笑在她的耳畔响起,“这次朕是作为泛人类史的英灵而降临的。”他收紧手臂,也抱紧怀中的少女,“不会再离开了。”


——朕的确看到了,人类的可能性,奇迹的你。


Fin.


后记:

嗯,真的很久没有这么粉过一个角色了,忍不住写下了自己的脑洞。


解释一下,在本篇设定中,政哥哥在最终决战中哄咕哒子把所有的魔力都给他,全部的令咒都用到他身上,然后化身阿房宫,利用磅礴的魔力,以抹消灵基存在为代价(和第一部终章的医生一样),制造出圣杯,然后指挥众英灵并最终取得胜利。但是他的灵基是基于异闻带而产生的,在异闻带剪定之后他的历史就消失了,灵基一旦失去存在,就真的完全不存在了,所以众人才会忘记他。但是世界是可以记忆究竟是谁拯救了自己,这就又为政哥哥灵基的存在提供了基础。


另外,是福尔摩斯先偷偷潜入咕哒子的房间发现异常的,然后告诉了贤王去引导咕哒子(第一部第七章的经历让咕哒子对贤王很信任),说白了就是两个老父亲从细微之处关注、引导女儿(顶锅盖走)。


以上众多解释只是因为我不想写了。


有缘再见。


评论(1)

热度(122)